在很多國際性的會議,新聞發布會又或是國家對外的記者會上我們總能看到很多國外媒體記者都戴著一副能夠即時翻譯,“自動翻譯”的耳機。其實這個能夠“自動翻譯”的耳機背后其實是同聲傳譯的老師們在辛苦的工作。


  “耳機里的翻譯”像這樣

同聲傳譯

同聲傳譯

  這樣

同聲傳譯

  當然這是開個玩笑,同聲傳譯的老師們工作環境還是非常正式的

同聲傳譯,會議翻譯

同聲傳譯,會議翻譯

  這是外交部新聞發布廳里同聲傳譯老師的工作照,整個會議過程翻譯人員都是在一個封閉式的“小黑屋”里完成的,而一場會議的同傳工作其實很早就開始了。


  同聲傳譯人員的工作強度很大,心理壓力也很大,需要十分專注地聽發言人說話,有時會夾雜著各種口音,可能不是標準的美式英式口音,還會夾雜著各地的方言,完成速記(口譯筆記,這是學習SI 的必修課)、大腦中翻譯信息處理、流利快速的說出,這幾個動作幾乎同時完成,并且在說出上一句譯文的時候,還得同時聽發言人下一句說什么、同時記錄下必要的筆記和重要的翻譯提示信息,所以是挑戰性很高的工作。


  一般一場會議的同聲翻譯難以一個人獨立完成,需要2--3人一組輪流工作,每個每次翻譯15--20分鐘居多,然后第二位接著上,這樣循環交替,直到工作結束。


  而那個耳機其實是沒有翻譯功能的,原理類似收音機,需要調到你需要的語種頻段就可以聽到同聲傳譯工作人員的實時語音翻譯。同傳接收耳機一般是由承接會議同傳業務的翻譯公司向第三方租賃。而會議現場還真的有誤把小耳機當成翻譯機偷走的糗事,所以在會議現場管理耳機也是一件比較麻煩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