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著名導演斯皮爾伯格先生的新作《頭號玩家》在國內院線上映,該片一經上映好評如潮,影片描述了關于未來AI時代的游戲世界,同時也出現了無數經典的游戲人物,讓很多老玩家們心生感慨,能拍出這樣的電影當然斯皮爾伯格導演本人也正是游戲的忠誠愛好者。對于游戲來說,中國一直都是最大的市場之一?,F在我國不但有大量優秀的國產游戲,國外的游戲廠商也瞄準了中國的龐大市場,海量的國外游戲瘋狂的涌入中國市場,steam平臺上的《絕地求生》就是代表之一。玩家想玩,游戲廠商想賺錢,這就帶動了游戲翻譯行業的發展。


頭號玩家,游戲翻譯

  現在,在大多數人的生活當中都能看見游戲的影子,中國也超越美國成為了全球最大的游戲市場。中國這個市場還很年輕,游戲環境大都以國產游戲為主,但是隨著全球化與市場的開發,越來越多的國際廠商開始重視中國市場,這就像是一場“文化入侵”,而如何在這場“入侵”中獲得勝利,這就需要考驗國際廠商的本地化能力了。


  游戲本地化最重要的一步就是游戲翻譯,國內玩家若想體驗到這些國外大作,要么學好英語,要么就只能等待漢化版的發布。期待漢化版的游戲玩家們就跟等待好萊塢電影字幕一樣。比起學英語,漢化版更為現實,所以這也推動了游戲翻譯漢化產業的發展。


  游戲公司和代理商內部招募高手并授權組成正式的漢化團隊,國內一些興趣人士也集結各方人才成立了民間翻譯小組。二者共同填補了游戲作品缺失中文的空白,民間漢化與官方中文各有各的優勢和劣勢,它們中既有精良的佳作,也有漏洞百出、讓人哭笑不得的“次品”。


 

  直譯為王型

 


  作為游戲給予人的第一印象,名稱的好壞在一定程度上決定了對玩家的吸引度。無論游戲制作如何精良、內容如何出彩,命名不能直擊人心、抓住要點就將影響在國內市場上的發展??v觀目前的翻譯狀況,直譯(或為機翻)依舊是最普遍、快速、粗暴的方法,像《職業進化足球》(《勝利十一人》)、《無冬之夜》、《生化危機》、《最終幻想》一類,都能直觀地讓玩家初步了解游戲的內容。但是直譯并非面面俱到,一些游戲的名稱值得更好、更恰當的譯名,甚至有些不適合此方法的名稱在翻譯過后會喪失原名想表現出來的意思,由此名稱的決定權還是要基于游戲內容再三考慮。


 

  望文生義型

 


  有些游戲的名字僅由一到兩個簡單詞匯組成,但這種往往都是漢化過程中難以拿捏的。引申范圍較廣就決定了翻譯之后的眾口難調,要么索然無味,要么理解不能。玩家們或翻譯者為了自身需求,會對這些名稱加以自我感覺和認知,從而形成望文生義的翻譯來達到方便接受和傳播的目的。這本應是需要杜絕的現象卻在不可避免地時刻發生著。


游戲翻譯

  先來說說大名鼎鼎的《半條命》,其譯名早已在大多數資深玩家腦海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記。“Half-Life”在牛津高階英漢雙解詞典中的釋義為:The time taken for the RADIOACTIVITY of a substance to fall to half its original value,翻譯過來大致就是“半衰期”的意思。這個詞匯看似有些科幻,卻與游戲有著必要的聯系,且和內容相符。相比之下,大陸玩家更喜歡“半條命”這個容易接受的命名,沒有人會去追究此種翻譯有何不妥,游戲一經引進就以訛傳訛火遍大江南北,成為了每個熱愛游戲的玩家口中討論的焦點。


游戲翻譯

  另一部人氣大作《The Witcher》被理所當然地譯為《巫師》且延續下來。“Witcher”一詞并不存在于英文字典之中,由于“witch”有女巫之意,譯者和玩家便聯想到“witcher”應該是男巫或者巫師了。結合游戲和原版小說分析,可以得出取名為《獵魔人》或《狩魔獵人》更加恰當,也更符合主角在魔幻世界中行游天下的雇傭兵形象。


 

  知識、文化差異型

 


  電子游戲的發展勢必加強了不同文化領域的交流,其內容也涉及到了人們生活中的種種和社會的各個方面。因此在翻譯上對譯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缺乏專業的知識或者對不同的文化、語言之間的差異了解甚微,最后得到的翻譯要么差強人意,要么就完全不知所云。漢化不僅僅是詞語的拼湊,還應該更多地考慮到游戲開發者想要表達的方方面面,無論是游戲對譯者翻譯的影響,還是譯者對玩家理解、接受能力的影響,這種文化的碰撞都是潛移默化的。


  作為大多數80后玩家難以忘卻的經典之一,《魂斗羅》承載了許多人美好的童年回憶。的確,這個命名簡潔精煉、朗朗上口,是無需再做任何修改的最佳選擇,卻很少有人知其由來。游戲英文原名“Contra”,音譯成日文后對應的漢字即為“魂斗羅”,在日語中意為具有優秀戰斗能力和素質的人。此番說明在日版FC《魂斗羅》的開場動畫中出現過,然而當年國內幾乎都是接觸的美版,這段話對于不熟悉日語的玩家來說無疑成為了擺設,沒有意識到文化差異的譯者也會無法領悟游戲命名的用意。


游戲翻譯

  《超級瑪麗》的正確名稱《超級馬里奧兄弟》自然是不用多說的,而馬里奧在1981年《大金剛》里誕生之初時還是個沒有名字的配角。直到一次偶然的機會,美國任天堂分部的工作人員發現了一位相貌與舉止都和這個角色極其相似的倉庫大叔Mario...


游戲翻譯

  以高自由度、真實還原、暴力犯罪為主題的《GTA》在眾多玩家心中獲得了一席之地,其名號“俠盜獵車手”在業界廣為流傳,一用就是十幾年。“Grand Theft Auto”一說來源于英國警方的術語“Motor vehicle theft”,可意為“偷車賊”,而此類犯罪在美國即被稱作“GTA”,這也就不難理解游戲《俠盜獵車手》的命名了。原開發商被Take-Two收購后,《俠盜獵車手》這個品牌還是被保存了下來并沿用至今。但時光荏苒,GTA系列發展到現在早已不是當年的偷車-跑路-殺人模式了,豐富的玩法讓自由之都始終保持著活力與新鮮感,也就導致了很多玩家更傾向用簡稱或“橫行霸道”來作為游戲的譯名。


  像《刺客信條》這個意外的產物卻能發展成為經久不衰的系列之一,與其寫實的玩法和濃厚的歷史氣息是緊密相關的。它將玩家帶回到了中世紀的每一個角落,十字軍、圣殿騎士與刺客組織的世紀紛爭讓每一個玩過的人都大呼過癮。要想真真切切地體會到游戲里的諸多細節,良好的翻譯就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翻譯不應只是文字的轉換,就如同玩家對待游戲也不僅是追求殺敵的爽快刺激和過關的欣喜若狂。譯者需要認識到翻譯即為文化的碰撞、交融,在漢化過程中除了該確保自身掌握必要的專業知識外,還得著眼全局,對游戲內容有著自己的思考,把文化的差異以恰當的方式展現給玩家,從真正意義上做到促進文化的交流。這才是漢化所該有的效果,更是一種與生俱來的職責。


  對于玩家來說游戲的漢化效果是十分重要的,一個好的游戲名字可能就會吸引玩家購買、下載,而游戲內容中劇情、人物名稱等諸多細節的漢化若能更貼近中國玩家的話也能讓這款游戲走進玩家的內心,這也是游戲廠商的良心體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