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6日是廣島原子彈爆炸紀念日。反對美國投原子彈的人說:當時美軍贏得太平洋戰爭勝利已成定局,“茍能制侵陵,豈在多殺傷?”造成20余萬無辜百姓死亡的廣島、長崎原子彈爆炸,其實是一場不必要的災難。但如果從“日本人挨原子彈不冤枉”這個論點出發,論據似乎同樣充分:雖然當時盟軍贏得勝利已是舉世皆知的事,但似乎還有一小撮人沒搞清楚形勢,那就是當時的日本政府。


語言橋翻譯,原子彈

  其實投放原子彈前,美中英三國不是沒給日本留最后的機會。1945年7月26日,三國已經發表了敦促其投降的《波茨坦公告》,日本首相鈴木貫太郎竟然于28日拒絕了該公告,這才讓日本百姓品嘗了美國人第三次科技革命的最新成果。如此說來,廣島原子彈爆炸要怪只能怪當時的日本政府不見棺材不落淚。


  但是,有趣的是,關于鈴木貫太郎到底是不是“死到臨頭還嘴硬”的問題,在戰后卻成了一筆扯不清的糊涂賬。根據日方事后披露的材料,鈴木擬定好的聲明本來是這樣的:“內閣準備接受波茨坦公告,但不打算立即宣布,理由有二:等待蘇聯是否接受日本提出的調停要求;等待盟國的最后通牒經過正式外交途徑到達。”然而,等到了聲明正式發布時,這么一大段解釋卻被精簡得及其含糊:“日本對波茨坦公告采取‘默殺’的態度。”“默殺”這個詞,別說在英文中沒有恰當的翻譯,即使在日語中其意義也很含糊,表面上表示“無視、不予理睬”,但也暗含“暫不置評”的引申含義,但具體啥意思,要結合上下文推測。


  也許有人要問,投降聲明又不是談戀愛,這么關鍵的時刻鈴木玩這種曖昧干啥?原來,在正式接到盟軍的《波茨坦公告》后,日本內閣27日進行了通宵的討論。最終,包括首相和外相在內的大部分閣員都認識到:再這么折騰下去沒有任何價值,擺在日本面前的只有投降一條路。孰料此時,陸相(陸軍大臣)阿南惟幾二桿子勁頭爆發,大談“唯有本土決戰”“一億玉碎”之類的昏話。這么一鬧把在場的人都嚇住了,要知道軍隊在當時的日本那是說不得、碰不得的主兒。鈴木貫太郎本人就是軍人出身,他太了解日本戰前那些首相是怎么因為悖了軍方意思而被干掉的了。最終,原本意義明確的聲明被修改成了那樣一種不倫不類的表態。鈴木的本意,估計是指望阿南惟幾之流智商低,只聽出“無視”那層意思,同時又指望美國人心眼細,領悟到“再寬限幾天”的引申含義。但到了這種時候,山姆大叔哪還有心情陪你做閱讀理解題?一聽說日本要“無視”它,直接兩顆原子彈就扔過去了。


  其實,即便美國人有那份閑心,也根本沒有機會理解鈴木的苦衷。因為這份回復,是由日本自己的新聞媒體同盟社翻譯成英文的,而同盟社將“默殺”直接翻譯成了“ignore”(無視)。


  投下原子彈的路就這樣鋪成了。翻譯僅是個小插曲,一手制造這場災難的真正元兇,恰恰是那些日本軍人,當他們大談“一億玉碎”時,致函忘記了自己根本無權干預外交,更忘記了自己本應是保衛百姓的,而沒有讓百姓赴死的權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