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翻譯擁有其特殊性,因為文化差異與市場需求的不同讓這類翻譯的譯法也有多種類型,以下為你列舉了廣告翻譯譯法的三種技巧。


語言橋翻譯,廣告翻譯

  仿譯(Loan translation)


  在不影響理解的前提下仿譯是可行的。尤其是文化含義強烈的詞語經常采用仿譯。這樣可以最大限度地保留源習語表達形式與文化信息。


  例如:千家萬家,不如夢迪一家(夢迪旅館廣告)


  譯文: East or west, Meng Di is best ! 這條廣告的翻譯基本照搬了“East or west, home is best”(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窩)這句習語,而且將之活用在旅館廣告中是妥當的??吹?ldquo;Meng Di”這個旅館名,我們想到了習語中的“home”,暗指這家旅慣會帶給你賓至如歸的感覺。


  又如:Time Inc. say Life is coming back, and if Life returns, can Look be far behind?試譯:《時代》雜志公司說,《生活》即將返回人間,如果《生活》回到人間,《展望》豈會遙遠?


  說明:該句的第二個分句顯然是仿擬了雪萊《西風頌》中的名句"If winter comes, can spring be far behind? 對《展望》雜志復刊之期的馬上到來所充滿的信心也不言自明。如果不模仿雪萊的名句則要費許多筆墨才能表達相同的意思,而且效果會怎樣還很難保證。譯文同原文一樣,形神具備,既然傳達出了原文的信息功能,也很好地傳達出了原文的祈使功能和美感功能。


  替代( substitution)


  由于社會文化的原因,相同的事物可能有不同的聯想。相反,不同的事物可能有相同的聯想。這為替代法創造了條件。


  功課終于做完了,真累啊! 如果有一瓶樂百氏奶……


  (樂百氏飲料廣告)


  譯文:A Robust a day makes me work, rest and play.


  這條翻譯中包括了兩條與孩子們健康、學習和生活都有關系的習語“An apple a day keeps the doctor away”(一天一個蘋果,不用找醫生)和“All work no play makes Jack a dull boy”(只工作不玩耍,聰明孩子也變傻) 。上述譯文把兩條習語合并成一條,讓廣告中的小學生說出“如果我一天喝一瓶樂百氏,我會健康( keeping the doctoraway) ,而且聰明(won’t be a dull boy) ”。此譯文用替代法,更加順口,更易記憶。


  釋義(paraphrasing)


  在仿譯困難又找不到合適的替代詞語時,就只能用釋義的辦法。我們知道,日本的汽車在世界市場上占有最大的份額,其主要原因是他們汽車的技術含量高、質量好,但還有一個原因是他們的廣告商極為重視所在國的文化背景,頻頻在廣告中使用所在國的習語,對廣告進行釋義。


  如豐田車在英語國家的廣告語是“Where there is a way, there is a Toyota”,到了中國便換成了中文“車到山前必有路,有路必有豐田車”,到美國又變成了“Not all cars are created equal”,這怎么不讓成天將“ Independent Declaration”掛在嘴邊的美國人牢記于心呢? 因為這本書的第一句便是“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再如:


  隨身攜帶,有備無患。(速效救心丸廣告)


  譯文:A friend in need is a friend indeed.


  如果將其直譯為“carry it and it will erase your danger”未免顯得太呆板。本來中文的廣告語就運用了習語,為何我們不也引用一句英文習語呢? 雖是藥品廣告,我們也可采用軟賣廣告的設計方式,將速效救心丸塑造成一個能在患難時給予心臟病人及時幫助的真心朋友的形象,以拉近藥品和顧客之間的距離。雖然譯句與原句文字上不十分一致,但表達的意思卻有異曲同工之妙。


  廣告是一種具有很高經濟價值的實用性應用文體,以“達到最佳推薦效果”為原則,所以必然要求兼容一定的翻譯靈活度。它既不能像普通文學翻譯那樣追求“信達雅”的完美適用,也不能等同一般的科技文體翻譯,過度強調語義對等,而是介于兩者之間,立足于廣告的根本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