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翻譯的同學,經常要關注領導人們的各種正式發言,而聯合國的發言更是不能錯過的。但你又知道領導人們在聯合國的發言都是由誰來翻譯的嗎?發言背后的翻譯都要經歷哪些流程?下面就讓我們一起來“一探究竟”吧~


  一、我國領導人在聯合國發表演講,翻譯人員是中方的還是聯合國的?


語言橋翻譯,聯合國翻譯

  聯合國的會議服務,包括文件翻譯和口譯,口譯又分同聲傳譯和交替傳譯。其中交替傳譯指譯員不在同傳箱進行同聲傳譯,而是隨團為領導人與外國領導人進行交流時做交替傳譯。


  在聯合國總部召開重要會議時,如果有我國領導人發表講話,中方經常希望自己的隨團譯員進聯合國同傳箱進行同聲傳譯,當然聯合國的譯員也會在里面,而我們自己的譯員只負責翻譯我們國家領導人的講話內容。


  因為隨團譯員對我國的政策更清楚,理解得更透徹一些。領導人去聯合國發表演講,肯定要闡述中國立場。隨團譯員對中國的立場會比離開中國多年的聯合國譯員要更加了解。


  二、翻譯稿是否會提前譯好?由哪個部門負責?


語言橋翻譯,聯合國翻譯

  聯合國會議前,參與國通常會提供演講稿,有時也提供演講稿的譯文。對領導人出席這樣重要的國際會議,中國通常提供中、英文的演講稿,英文通常是在國內翻譯好的。在發表講話的當天,為了保證演講稿翻譯的質量,會事先放進同傳箱里。


  從中方內部交接來講,國家主席出訪時所有需要講話的稿子,都是由中央辦公廳交到外交部,再由外交部交到外交部翻譯室。


  平時在聯大的演講,一般是由聯合國譯員進行同聲傳譯的,如果中方代表發言并事先將講話稿放到同傳箱里,聯合國譯員有時會對事先譯好的稿子進行個別地方的技術處理。


  比如,按照聯合國的有關規定,講話時,第一次提及國名時,要使用全稱等。同時對譯文進行語言上的技術處理,包括冠詞、介詞等修飾詞的使用。


  除了個別的技術處理外,演講稿有可能會出現大幅改動嗎?


  一般情況下,演講稿不會出現大幅改動。國際會議對演講時間往往有限制,各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團事先都會將有關要求通知本國。如發表演講的代表太多,臨時需要各國代表進一步壓縮演講時間,臨時刪減演講稿的可能性也存在。


  如果真的出現這種情況,領導人將會與有關隨團人員進行商議,進行適當刪減。這時同傳譯員就只能更加集中精力追找翻譯稿上的對應內容。因此如果有可能,譯員事先熟悉全文會有幫助。


  重要會議往往還有逐字記錄員將整個會議上各國領導人或代表的演講內容用6種官方語言以文字形式記錄下來,形成“逐字記錄”。


  三、翻譯一篇領導人演講稿,具體需要做哪些工作?


語言橋翻譯,聯合國翻譯

  領導人的重要講話稿都由外交部翻譯司翻譯,這個過程充分體現了團隊精神。稿子長、時間緊的情況下,會被分成很多部分,由翻譯司譯員進行翻譯,他們先譯出初稿,然后由翻譯司的審校進行審改;改完后,再由翻譯初稿的人員將稿子打成清樣;清樣出來后,翻譯初稿的人員再另請兩位同事,對照著原稿、改稿、清樣進行核對,確保中文原稿里的每一個字、每一句話在英文中都有體現,確保審校改過的地方都在清樣中得到修改,他們稱之為“三合一”的翻譯過程。


  “三合一”后,由“質量控制”人員進行通讀,確保譯文一氣呵成、符合邏輯等。 直到譯文準確、通順,稿子才可以交出去。


  隨團譯員由兩部分人員組成,分別是同聲傳譯和交替傳譯。同聲傳譯一般情況下是3人一組,除非傳譯時間不長,以便相互替換。交替傳譯就是跟隨在習主席身后的人員,應對習主席與他國領導人單獨講話時的翻譯工作。


  四、大型會議中翻譯工作的最大難點是什么?


  對于同聲傳譯來講,在這樣一個大型場合容不得一點疏忽或漏譯。但是進行兩種語言轉換時,不同的語言有不同的特點。比如,中文音節短,英文音節長。拿“革命”舉例,中文里只有兩個音節,而英文的“revolution”卻有四個音節,并且中文句子簡練,因此同傳譯員要跟上中文的節奏,又要不落下任何重要東西,是有難度的。


  另外,中文和英文的結構非常不同,英文有定語從句,從后面修飾前面。如果遇到習主席脫稿講話時,譯員不知道將要闡述什么的時候,就需要譯員具有較強的預判能力,這是個挑戰。


  而交替傳譯就要事先必須把功課做足。在聯合國這樣的場合,這么多國家的政要聚首,一定有非常多的人想和習主席對話。這就要求我們交替譯員對我們國家的政策非常熟悉,還要對有可能碰到的別國人員其國家的情況、立場非常熟悉,這樣才能保證翻譯中不會出錯。


  在聯合國從事中譯英的文件翻譯工作,聯合國的翻譯必須了解國情,并在語言上做到與時俱進。中文處的翻譯都是中國人或華人,但在國外生活久了,有時對我們的政策方針及考慮可能不很了解,也有時會對一些用詞拿捏不精準。


  從事翻譯工作者,敏感度高是很重要的一點。翻譯工作容不得有任何模棱兩可的地方。